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香港 > 百姓生活 > 正文

【新浪娱乐】《西北风云》电影导演和出品方互撕陷罗生门,谁在胁迫谁?

发布日期:2023/11/29 10:08:15 浏览:38

【新浪娱乐】《西北风云》电影导演和出品方互撕陷罗生门,谁在胁迫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浪娱乐】《西北风云》电影导演和出品方互撕陷罗生门,谁在胁迫谁?

《西北风云》幕后成了一出看不透的“罗生门”。

《西北风云》

文_何小沁

有一部电影叫《西北风云》,由任达华和余男主演,但宣传力度极小,上映四天票房才300万出头。

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远比电影情节复杂和狗血得多,导演和出品方之间的大战,似乎才刚刚揭开序幕。

简单来说这场口水战的起点是:上映第二天凌晨,导演黄璜亲自在网络平台发文,表示他本人对电影上映一事毫不知情,2014年电影因为中间资金中断过所以没拍完,他想补拍但再没机会,出品方瞒着他找人重剪后上映;他作为导演至今没拿到任何酬劳。

他还公开呼吁大家抵制自己的这部院线处女作,因为他是“一个想取消署名都找不到相关负责人的替罪羊”。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青年导演遭资本玩弄”、“亲手带大的娃被别人拐走”的悲惨故事,但当小浪连夜走访出品公司、见到三位老板后,听到的却是另一个迥然不同的版本——

在老板们的描述中,当年导演因剧组没钱停工10天产生过强烈的反抗情绪,“煽动剧组人闹事,带着几个彪形大汉看着我当场签了继续让他拍的协议”、“黄璜曾威胁说要带人去李总老家打断他的腿,吓得他春节都没敢回去”、“他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白眼狼”。

《西北风云》主演余男

从老板们提供的导演合同、仲裁书等文件来看,导演的确因票房无法回本而分不到任何钱,甚至还要赔进律师费、仲裁费共五万多。

双方互撕最激烈的阶段,是剧组从兰州转场到白银。导演和出品方都忍无可忍,一度在片场爆发了两套剧组班底的“夺权大战”。

针对出品方的说辞,我们又再次向导演进行求证,但导演表示本无意将事情闹大,会谢绝所有媒体采访。不过在沟通中他还是隐约表达出了反驳态度:“那对方为什么不报警?泼脏水也要有证据啊。”

两方都提供了其他的“在场人证”,但在究竟是谁在阻挠电影拍完、甚至赶走主演的问题上,两方各执一词,都拿不出切实的音视频证据。

《西北风云》幕后成了一出看不透的“罗生门”。

三位老板声称,导演黄璜发文的目的是为了撇清关系、炒作新片,出品方很快会以污蔑诽谤的名义起诉黄璜,让他赔偿其言行对电影票房造成的巨额损失。

《西北风云》海报

焦点一:电影起初是一笔人情买卖?

回顾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我们先来捋清四个关键当事人:

黄璜,生于198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西北风云》编剧、导演;

李士群,之前在老家是黄璜父亲的同事,后来到北京跨界到影视圈,是《西北风云》项目的第一个投资人,在电影海报上署名的身份为“制片人”,下文简称李总;

梁仲军,华影亿时代国际影业(北京)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李总早期邀请到的投资者之一,同样署名为该片“制片人”,下文简称梁总;

陈彤(海报上显示为陈锦鸿),千易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剧组没钱后被李总拉来“救火”的最后一位投资人,也是海报上唯一的“出品人”,下文简称陈总。

海报放大后,能够看到上述人员的名字

先说说《西北风云》的项目缘起,对于这一部分,导演黄璜和出品方的说法大体一致。

黄璜在文章中称,“我希望30岁之前能拍摄自己第一部院线长片……那年就那么不巧,因为一个老乡的介绍,说是要成立一个影视基金,有大影视公司牵头,要做项目云云。

向我询问有没有合适的案子的时候,我便发了《饕餮刑警》(《西北风云》早期的片名)给他。”

《西北风云》原名《饕餮刑警》

李总则讲述,他过去在老家曾是黄璜父亲的手下职员,后来辞职去北京,黄璜父亲便托他多关照一下黄璜。

2014年6月,李总联系到黄璜,“就是作为长辈问问他现在的工作生活情况,问他有没有适合拍出来的作品,他发给我两个剧本。有一个是大动作片,我觉得他的能力达不到,所以就先看了看《饕餮刑警》。”

他把剧本拿给同行梁总看,获得了初步认可,于是在9月份签订了导演合同,因为故事发生在冬天,所以计划12月开拍。

《西北风云》剧照

其间李总还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制片人班上的陈总,也想拉陈总投资,前后三次游说,但陈总认为这个剧本“题材平庸,情节没有起伏”,就拒绝了。(开机20天后剧组没钱了,李总再次来恳切地请求陈总“救火”,陈总才出于仗义答应了,这是后话。)

至于指定拍摄地的问题,梁总解释称原剧本故事发生在东北,但他们在东北没有任何资源,考虑到一些联络协调事宜的方便,梁总便推荐在他的老家兰州取景。

黄璜说过,制作公司是这个基金里的列后方,是一个新公司,没有任何业内资源和制作能力,主创和主要演员都是他和制片人谈妥的。

有人扒过《西北风云》的几家出品公司,确实老板们都非影视圈出身,进入电影行业后履历都还比较新。但出品方的说法是:“演员肯定还是看剧本,然后我们去谈的,一个没有过电影作品的新导演,演员怎么能是他谈下来的?”

总之,余男和任达华先后同意主演,阵容看似还不错。

《西北风云》余男和任达华

导演有了,演员有了,还需要一个制片人。

梁总经人介绍,推荐了一位同样年轻的制片人过来,结果导演和制片人一见面,两个投资人才知道,原来他俩是北电的同学,还是一个足球队的,彼此很熟。

当时投资人也觉得有点忌讳,但看在两个年轻小伙子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拍好的份上,也就相信了他们。

两人牵头搭建起剧组各个部门,找来的大部分都是他们北电的同学,一切准备就绪。

《西北风云》剧照

12月26日开机当天,据投资人描述,他们到了现场,看见剧组浩浩荡荡一百多号人,“光司机就有60个”。两位老板疑虑地问,“用得着这么多人吗?”导演说用,投资人也只好说,“我是不懂,那你自己把握好。”

李总回忆道,一开始黄璜是干劲十足的,确实想把电影拍好。但到了1月10号的时候,突然一个消息震惊了导演,更震惊了片方:剧组没钱了!

一个建立在各种人际关系基础之上的剧组,开机不到两星期便在真金白银面前全盘崩塌,导演与片方撕破了脸。

《西北风云》剧照

焦点二:1200万蒸发,剧组停工10天

《西北风云》最初的预算是1800万,拍摄期50天,这些数字得到了导演和出品方的认可。

但1月10号的时候,电影才拍了不到三分之一,却发现已经花出去1200万,剩下的钱无论如何也不够了。

雪上加霜的是,有一家投资公司在这个时候撤资了,原因不明。一时间大家都开始焦躁起来。

“没钱了”的消息很快传遍剧组,开始有剧组人员堵在制片人房间门口严密监视,担心他卷钱跑路。

《西北风云》剧照

黄璜在文章中表示,他对款项细则并不知情,制片人称投资方只给到了三分之一的钱,而投资方则称制片人的账肯定有问题,双方各执一词,互相攻击。

陈总曾建议梁总去报案,但“梁总比较心软,没有去报案,想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因为(贪污)这样事一旦爆出来,以后任何人都不会再用他(指制片人)了”。

剧组停工了整整10天,这10天里黄璜只能憋在宾馆里等消息,靠看电视机顶盒里的片子以及跟剧组人员谈心打发时间。

李总则想尽办法去解决后续资金问题(上文提到的,拉来了陈总入伙)。

《西北风云》剧照

梁总则被导演要求作为投资方代表,去兰州向全组人当面解释情况,梁总答应了。

“我就是兰州当地人,有人提醒我你要不要带些人去,我说不用吧?结果一去,大厅里乌泱乌泱将近两百人,我就一个人,虽然他们没打我,但是闹得很凶。我解释的时候,别人还没怎样,他们俩(导演和制片人)先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现在想想真是白眼狼啊,丧心病狂!”梁总咬牙切齿。

李总也称自己受到了黄璜威胁:回老家就打断你的腿!李总曾跟黄璜父亲联系过,但据称黄璜在家也比较自我,告诉父亲不要管他的事。

人心惶惶、度日如年了10天之后,新投资人确定,剧组复工。

《西北风云》剧照

焦点三:在白银,两套班底上演夺权斗争

趁着剧组要从兰州转场到白银,刚加入的陈总决定去现场勘查一下情况,顺便落实新制定的计划:削减剧组规模,如果有不配合的,就地结账遣散。

“导演对转场很不配合,坐在服装间里不让人搬。我们派人穿着军大衣在外面盯到下半夜4点半,知道导演终于熬不住了去睡了,就赶紧转场。因为我们已经在白银重新搭了一个组,东西不搬过去的话,没法继续拍,那边还在等着,时间非常紧张。我们一夜之间在白银建好了组,然后把兰州的组就地解散了。”陈总描述道。

出品方甚至找好了替补导演Alan,中文名叫吴永伦,香港成家班成员,他父亲吴杰强也是香港电影从业者。

吴永伦、成龙、吴杰强

黄璜文章中有过一段对新团队的描述,但指向不甚清晰:“突然有一天就来了一批自来熟的人敲你的门,一副亲人的模样,笑颜说‘导演,我们来帮你了!’当然这个是对我的态度,他们跑去跟摄影师聊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香港人?认识成龙吗?’”

新旧团队到底是如何交替的,黄璜没写具体过程。导演只写了:“我十分歉意地跟被撤掉被换掉的主创们发了讯息,我的意思无非是我没法和你们共进退,因为这个是我的项目,我必须坚持到事不可为的时候。我妥协了,继续拍。”

黄璜提到的旧团队主创就有拍摄过《春光乍泄》的黎耀辉

而出品方在这里补充了一段被他们称为“比谍战戏还精彩”的争夺过程:

黄璜听说消息后迅速赶到了白银,“他是带着人来的,带了好几个社会闲散人员,站在摄像机前不让任达华拍戏。”

陈总说,“他们还想砸摄像机,最后有人提醒他说你别动,这站着的可都是真警察——当地为支持我们拍戏,真调了警察过来,都是荷枪实弹的。”陈总还称黄璜曾威胁他说,他在当地有X社会亲戚,一叫能叫好多人来。

“我说要不这样,你别闹了,咱俩找个地儿把这事说一说,别打扰他们工作。然后他就气势汹汹带着几个人跟我到屋里了,坐着跟我谈,旁边站了好几个彪形大汉。”

陈总称黄璜并不是文章中写的那样“妥协了”,而是出品方本打算换掉导演,是黄璜半胁迫着让陈总签了一个协定,内容为让黄璜把电影拍完,以及保留之前遣散人员的署名。

“我问黄璜春节前能不能拍完?他说能,我就让他继续拍了。再拖就不行了,剧组没法跨春节啊,大家都要回家。”

《西北风云》剧照

香港来的吴杰强向我们独家证实了当时Alan已

[1] [2]  下一页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