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香港 > 百姓生活 > 正文

多次搭档周星驰,林子聪说自己导演“状王”压力不小丨对话

发布日期:2024/2/11 22:29:45 浏览:36

随着港剧《状王之王》在TVB翡翠台和埋堆堆APP热播,港式喜剧再次回到观众视野。“状王宋世杰”作为香港经典IP,曾在上世纪90年代被周星驰创作为经典喜剧电影《审死官》,后又改编为古装喜剧《状王宋世杰》。而这一版2024年的《状王之王》,延续传统港式喜剧情节荒诞、对白无厘头、戏谑暗讽风格的同时,又大胆加入引人入胜的趣味探案、青年探案小队群像塑造等创新内容试图贴近当下年轻人的审美。但该剧播出后,观众评价却褒贬不一,部分观众认可其传承港式喜剧特色,拍摄形式也打破TVB传统样态;部分观众则表示宋世杰的无厘头大于真实感,笑点缺乏新意。

作为内地观众熟知的“周星驰老搭档”,拥有二十余年喜剧资历的导演、演员林子聪,此次决定回归TVB执导《状王之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他坦言,香港古装喜剧作品已经许久未见。他曾思考良久,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没人拍这类?是不是现在的观众不喜欢港式古装喜剧了?还是说,古装喜剧存在难以突破的瓶颈?

“说实话,当时有些压力。如果你要说,我(拍《状王之王》)要赋予港式喜剧重新走一条新路线,我真不敢当。但我心里是有情怀的,我真的很喜欢以前港式的古装喜剧。我希望通过《状王之王》让观众能够再回想到这类作品,它传递的快乐没有太复杂的手法,但快乐其实就是非常简单的。”

当下的港式喜剧需贴近年轻人

新京报:拍《状王之王》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林子聪:胆战心惊。因为说实话对于TVB来说,这个剧的尺度可能会有点“踩线”。比如剧里的内容、演绎手法、拍摄手法,都是跟以前TVB剧有所不同的。但好在TVB也没有限制我们的创作,让我们尽情发挥。我们希望观众看完之后能产生新鲜感。

新京报:这次和TVB当下的年轻演员合作,有什么样新的感受?

林子聪:他们也把我当年轻人一样。他们的活力能够给我们这种已经入行三十年的人带来新的刺激。而且跟TVB演员合作有一个很爽的地方,原来他们真的都不会累的,无论你怎么拍、拍多少天、拍多少个小时,他们都不会说累,而且就算收工了以后他们都不回家,还留在现场。我说,你们干吗不回去?他们就说要看看别人拍戏什么样子。这种投入感,说实话,是我在外面拍戏很少碰见的。

新京报:你刚才提到和年轻人之间产生新的碰撞,具体指什么?

林子聪:比如年轻人的节奏、世界观。他们现在对于喜剧的理解,是我们拍戏的人都应该去吸收一下的。你要知道年轻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们的生活存在哪些问题,什么事对他们来说是开心的……这些都是我们的灵感来源。

新京报:你曾经跟周星驰导演合作了《功夫》《长江七号》等香港喜剧电影,自己也执导、拍摄过多部内地、香港的喜剧作品,你认为现在的喜剧跟当年的喜剧有哪些不同?是否思考过如何延续港式喜剧道路,同时还能吸引更多的观众?

林子聪:现在的喜剧跟以前确实大有不同了。可能观众看过的影视作品更多了,要求也更高了。以前我们的喜剧可能纯粹是一些表演上,加上一些特效去配合整个拍摄方法。那现在大家已经习惯了每天花一两个小时刷短视频,每天看好几百条,我们现在拍喜剧是更难了。我们要让观众产生更新的喜剧感,必须要做出跟平时大家接触的东西都不一样的内容,要把这些放大;那些时常见到的喜剧点,我们就不可以再做了。

但我觉得根本还是一样,还是要从剧本出发,尤其是港式喜剧,可能语言对白上的喜感不会特别多,反而情节上的喜感会更多一些。

新京报:外界其实对《状王之王》赋予了复兴港式古装喜剧的期待,你自己是否也背负着这样一个任务?

林子聪:说实话,你要说我赋予港式喜剧重新走一条新路线,我真不敢当。当然,我心里是有情怀的,我真的很喜欢以前港式的古装喜剧。拍之前我还特意查了一下上一次有这么一部古装喜剧是什么时候?将近20年。说实话,有点压力。为什么那么久没有?是不是现在的观众不喜欢古装喜剧了?还是说古装喜剧已经到一个瓶颈无法突破了?

后来我重新看了一些上世纪50年代的黑白片古装喜剧,从里面拿回了一些记忆,或者也可以说是致敬、偷师。我发现我看得特别开心,而这种开心可能当代人已经忘了,或者大家的生活比较繁忙复杂,每天接触的东西、人、短视频都很多,可能会忘了很多很基本的令人开心、快乐的地方。所以我就把那些感觉重新拿回来,为大家找回最简单的快乐的来源是怎么样的。到《状王之王》里,我们能不能走出一条新港式喜剧道路,我不敢说,但我希望通过《状王之王》让观众能够再回想到这类作品,它传递的快乐没有太复杂的手法,但快乐其实就是非常简单的。

王浩信、姚子羚豁出去演戏让人惊喜

新京报:你离开TVB已经很多年了,此次和张达明(《状王之王》监制)一起回归TVB拍剧的契机是什么?

林子聪:我一直想拍状王宋世杰的故事。我先找到达明去聊,毕竟《状王宋世杰》是他的代表作。我问他有什么遗憾?还有什么想再丰富的?后来偶然间我遇到了曾志伟先生。曾先生说既然我们有这个想法,不如把这个机会留给TVB去合作。我们好像只谈了一个小时就一拍即合了。

新京报:《状王宋世杰》这部作品距今已有27年了。为什么你认为这个作品,或者说状王宋世杰的故事在当下还有翻新的价值?

林子聪:我一直想做一个古装人物,这个人能自带喜感,而且有非常与众不同的世界观。那状王宋世杰(在香港影视里)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曾经深受大家喜欢,我觉得他是不二之选。

新京报:在重塑经典的过程中,有哪些传承?哪些创新?

林子聪:传承的部分,首先是男主角必须要帅;其次宋世杰这个人物还要保持他与众不同的世界观;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喜剧。那创新的部分,因为我跟达明都认为宋世杰的能力应该不单在于公堂上的能言善辩,也有他独特的为人处世方法,以及面对一些莫名其妙的案件具备的透彻眼光。所以这次我们试着挖掘他身上的其他能力。包括周边人对他的启发,是否也帮助他有更大的成长。所以这部《状王之王》其实有点像《状王宋世杰》的前传,在他还没成为状王之前,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新京报:又导又演对你来说有怎样的挑战?

林子聪:我已经习惯了,但还是会觉得很忙。很多时候在现场已经都说好怎么拍,但常常发现原来还没准备好的演员是我自己,头套还没戴,衣服还没换。跟陈浩民老师对戏的时候他就经常会提醒我,‘为什么你要说了我的对白呢?’(笑)所以拍的时候很难抽离到不同岗位,可能再“精神分裂”一点会更轻松。

新京报:简单评价一下王浩信、姚子羚两位主演最让你满意的地方。

林子聪:我们拍喜剧最怕的就是演员状态不够豁出去,但是我们戏里所有主演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尤其是王浩信、姚子羚,他们以前在外界可能还是有美女、帅哥的“偶像光环”。想要把这类光环去掉,还让他们豁出去以喜剧方法去演戏,真的不容易,但他们都能做到完全没有包袱的去演,这个是我最喜出望外的。

新京报记者张赫

(文章来源:新京报)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