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香港 > 百姓生活 > 正文

20年了,她的结局是童年最大的意难平

发布日期:2024/2/22 12:00:16 浏览:41

来源时间为:2024-02-15

20年了,她的结局是童年最大的意难平2024-02-1508:33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字号

原创于辛巴十点人物志

这里是十点人物志的系列栏目“流行文化研究所”,我们将和大家一起挖掘文化现象,关注影视作品,探讨社会议题,用多元的视角感知时代浪潮的方向。

撰文|于辛巴

编辑|芝士咸鱼

十点人物志原创

春节期间,最适宜重温老剧。

在某视频平台统计的《春节经典剧集数据报告》显示,去年春节期间,近10亿人次重温经典老剧。在怀旧情绪席卷而来的春节,重温老剧,成为一种新的风潮。

提起经典老剧,你脑海中或许会想到被“甄学家”们盘包浆了的《甄嬛传》。事实上。在20年前,还有一部不逊色于《甄嬛传》、被称为“宫斗剧开山鼻祖”的古装剧:

——《金枝欲孽》。

不少人拿这部剧与《甄嬛传》相比,两部都是同类型剧中少见的优秀作品。《甄嬛传》原著小说作者流潋紫曾在媒体采访中坦言,自己的创作灵感来自于《金枝欲孽》,“这部剧对我触动非常大,激发我开始动笔写自己心中的后宫女人的故事”。

图源:《中华读书报》专访流潋紫

《金枝欲孽》着眼于清朝后宫女性群像,讲述了四位妃嫔玉莹、尔淳、如妃、安茜为争宠而勾心斗角,最终却落得“一场空”的悲剧故事。

有网友如此评价《金枝欲孽》,“开山即巅峰,后来几乎所有的宫斗剧都受它影响,却无出其右者。”

如今再度重温这部剧,发现《金枝欲孽》不仅是简单的“宫斗”故事,后宫女性尔虞我诈的计谋背后,内核是对封建社会的批判。它通过对人性的剖析和洞察,刻画出了鲜活立体、命运无常的女性群像,所展现的深刻立意,在20年后看来仍不过时。

“宫斗剧”鼻祖:

《金枝欲孽》为何是开山之作

2004年8月,香港无线电视台推出古装剧《金枝欲孽》,剧名由“金枝玉叶”引申而来。“金枝”原意形容花木枝叶美好,后来多指皇族子孙或娇嫩柔弱的后宫妃嫔,“欲”代表欲望,“孽”则有孽缘之意。

《金枝欲孽》说的正是一群后宫妃嫔尔虞我诈、争斗不休的故事:

故事背景发生在清朝嘉庆十五年,此时后宫最得势的女人除去皇后外,就是深受帝王宠爱的如妃钮祜禄·如玥。恰逢三年一次的秀女大选,貌美张扬的玉莹和温柔谨慎的尔淳作为秀女入宫,一路结识了宫女安茜,以及太医孙白杨和侍卫孔武,四女二男上演着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

四位女主角分别由当时TVB力捧的四大花旦黎姿、佘诗曼、邓萃雯和张可颐饰演,两位男性主角孙白杨和孔武,也由正当红的男演员林保怡和陈豪扮演。

演员邓萃雯、张可颐、黎姿、佘诗曼

以现在的目光来看,这部剧的妆造不够精致,细节处理甚至略显粗糙。但或柔美或张扬的“小主”们,以自身魅力撑起了这些角色,在观众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千禧年后,港剧逐渐式微,这部剧播出后,成为当年香港电视剧的收视冠军,突破收视率纪录并包揽多项大奖,风靡至内地、东南亚等地,引发宫斗热潮。

向来以“节俭”闻名的TVB,在《金枝欲孽》上投入了不少预算和精力。为了表现宫廷场景的真实感,剧组改变了传统的室内拍摄手法,远赴横店、故宫等多地取景。

拍摄手法和画面呈现也经过精心设计,剧中有大量雪景,如安茜和孔武定情、如妃对孔武生情等名场面都发生在雪地里。横店影视城是后宫戏的主要取景点,那里很少下雪,为了还原雪景,剧组用了大量化肥代替,效果颇为逼真。

配乐《咏叹调》亦成经典,没有一句歌词,旋律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脑海里油然而生一种画面:巍峨庄严却也充满压迫感的紫禁城里,无数后宫女人的悲凉与孤单。

学者孟梅认为,正是因为《金枝欲孽》的播出,影视界才逐渐明晰了“宫斗剧”的概念:仅指以后宫为主战场,以皇后嫔妃之间的争斗为主要叙事线索、后妃的成败直接影响剧情走向的电视剧。

在此之前,香港古装宫廷剧以“人物戏说和轻喜剧”为主,大多数宫廷剧都有过于浅薄化、娱乐化的特点。

1997年欧阳震华、关咏荷主演的《醉打金枝》

而当时内地流行的宫廷剧,要么是以《康熙王朝》《雍正王朝》为代表的历史正剧,要么是以《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为主的古装喜剧。共同点是:都是男人戏,以男性为叙事主角,女性角色只起到点缀作用。

在《金枝欲孽》中,真正的主角,不再是作为九五至尊的皇帝,而是后宫里的嫔妃们。展现她们的笑与泪,才是故事的主线脉络。

身在深宫,命不由己,深深地体现在每个角色的命运上。

即使地位尊贵如皇后,时时刻刻都存在生存危机,她不仅要平衡各方势力,拉拢人心,为自己筹谋,也小心维护着自己日益衰老的容颜,生怕惹皇上厌弃。

皇帝训诫皇后,“朕可以废掉你这个皇后”

最受宠的如妃,多年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终也难逃被皇帝厌弃,打入冷宫的命运。

年轻的秀女沅淇,只因被皇帝多看了两眼,便被自己的姐妹设计陷害,被发配边疆,病死在流放的路上。

“主子”们都活得如此艰难,更遑论后宫里的底层。《金枝欲孽》的可贵之处在于,讲述嫔妃争斗的同时,不忘描述太监宫女们的故事,让观众得以看见他们如蝼蚁、草芥般卑微的命运。

宫女素樱临死前还在为乌鸦担忧

宫女素樱开局被赐死,她没做错什么,只是在如妃早产的当天,有只乌鸦打碎了宫里的送子观音,被视为不祥之兆,她恰好站在那,被无辜牵连。

宫女主管安茜,前期因不肯在宫斗中站队,被如妃惩罚许配给太监鄂公公,命令她与鄂公公对食,断了她出宫的念想。

她们的遭遇,像是证明,在深宫,卑微低贱的身份是原罪。

《金枝欲孽》披着宫斗的皮,却以底层人物和女性悲剧为里,并不旨在谈情说爱,而是展现出了人性的挣扎和命运的残酷,让观众看到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也为后来的宫斗剧奠定了“斗”的基础。

这部剧之所以能成为全民爆款,学者刘毅还总结出一个原因:它将古代宫廷故事与香港民众的职场生存现状,做了嫁接式创新。

不少观众从剧中看到现实职场的残酷,“平时做事谨慎小心,朋友间不信任,人与人的口是心非……如同在一个现代公司里,人人都想往上爬,顶不住的人只有离开。”

鲜活立体的女性群像:

她们不是好人,也不是绝对的坏人

和如今被热议的多数宫斗剧不同,《金枝欲孽》不是一部“爽剧”,也没有开挂的“大女主”。

几位女性主角中,除了如妃身居高位,其它三位女主角:玉莹、尔淳和安茜,争斗多年,最后也只是“贵人”,无人位列嫔妃,在等级森严的后宫中,位置不上不下。

相较传统港剧里“非善即恶”的女性塑造,这几位女性角色,有着更完整、更善恶难辨的特征。

剧里的大多数女性角色,出场便各怀鬼胎,秀女玉莹和尔淳一开始就是虚情假意的姐妹,内心欲除对方而后快。

玉莹虽是湖广总督之女,母亲却只是第四房小妾,在府中受尽苦楚。玉莹看似地位尊荣,实则在家族中举步维艰。刚出场时,她性格张扬,胸无城府,被“好姐妹”傻傻陷害。

正当观众为她的“胸无城府”揪心时,才发现,玉莹并不傻,只是“扮猪吃老虎”,尔淳设计陷害她,她很快就识破,只是假装愚钝,将计就计;后期,为了陷害宫斗对手尔淳和安茜,她甚至不择手段,利用深爱自己的孙白杨。

玉莹不择手段的背后,不只为了权力地位,也是为了母亲,“孝”是玉莹争斗的原动力,只有她在后宫站稳脚跟,母亲才能在府里过上养尊处优的生活。

佘诗曼演的尔淳,表面乖巧温顺、含蓄内敛,实则步步为营。她在幼时被太监徐万田收养作义女,从小接受秘密训练,力求获得皇帝恩宠。徐万田看似对她恩重如山,实际只把她当作安插在后宫的棋子,帮自己壮大宫中势力。

她不动声色接连陷害玉莹、共同进宫的淑宁,又参与谋害如妃。但她争斗的目的却是为了情义,报答义父对她的恩情,为此,她甘愿搭上前途和性命。

嚣张跋扈的如妃,看上去最像反派,开场赐死宫女,设计陷害其它嫔妃。

狠辣起来,亲生女儿也成了她争权夺利的工具。在女儿早夭后,她用暖水壶烘暖小格格的尸体,在皇帝面前做戏,只为博取眼前人的同情,“只有让他亲眼看见小格格临死前的一刹,亲手摸过小格格死后余温,他才会永远记得这一幕,永远记得他欠我钮钴禄如玥”。

但她亦有脆弱可悲之处,女儿去世后,她在雪地里放声痛哭,彻夜抄经祈福,甚至想拿自己的命换孩子的命。争来斗去,最后依然逃不了失宠的结局。

唯一能算“好人”的角色,只有宫女安茜,她为人谨小慎微,八面玲珑,从不做亏心事。皇后和如妃都想拉她进入自己的阵营,她只想熬到25岁平安出宫,和奶奶相聚。不想卷入后宫无谓的争斗中。

但随着皇后和如妃的斗争白热化,为了拉她入局,皇后害死她唯一的亲人,逼得安茜最终走上了复仇之路。为此不惜背叛爱人和朋友,成为自己从前最痛恨的人。

后来的不少宫斗剧,都不难看到《金枝欲孽》角色搭建的影子。《延禧攻略》就曾被指多处“致敬”《金枝欲孽》;《甄嬛传》的角色设定,也能看出流潋紫受这部剧影响颇深:表面慈悲的皇后,实则是阴狠毒辣的最终Boss,盛气凌人的华妃,像极了嚣张跋扈的钮祜禄如玥。

有所不同的是,这部剧里,嫔妃们尔虞我诈的背后,不是为了夺得帝王的宠爱,纯粹只是为了向上攀爬。《金枝欲孽》中的嫔妃小主们,从未对皇上生过半分旖旎心思,争宠从来只关乎地位,无关爱情。

宫斗剧里,没有赢家

《金枝欲孽》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故事。

性格各异的“金枝”们,被终生囚禁于紫禁城中,金光璀璨的衣物首饰,代表着家族荣光,也成了永远束缚她们的枷锁。

想要爱的,爱而不得;想往上爬的,粉身碎骨;想看看外面世界的,永远看不到了。越是想要抓紧什么,越得不到什么。

每个人的命运,大有“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凉之叹。

“宫斗”的元素贯穿这部剧的始终,也引起了观众对宫斗的思考:

无休止的争斗,真的有意义吗?

这些女性角色无论是输是赢,似乎都不快乐。

剧中有一幕,宫女安茜成为贵人后,玉莹、尔淳和安茜三人的斗争到达了白热化阶段。

玉莹得知尔淳爱慕太医孙白杨,而孙白杨却喜欢自己。她便设下陷阱,传信让孙白杨和尔淳私会,栽赃他们有私情,又故意透露给安茜,安茜向来不愿连累无辜之人,她赌安茜会去救人。

尔淳和安茜因故均未到场,玉莹谋划失败。为了计划不被暴露,转而想毒害孙白杨。

最终,孙白杨明知眼前是毒药,甘愿为玉莹咽了下去,玉莹被他打动,放弃这次谋害。

表面上看,玉莹输了,尔淳和安茜赢了。然而,对于尔淳和安茜,前者失去了爱情,后者认为自己逐渐失去良知。宫斗中,每个人都费尽心思想要“赢”,赢的滋味,却也并不痛快。

宫斗剧里,从没有真正的赢家。

后宫女性的厮杀和仇恨,不过是封建制度和父权社会下滋养出的庞然怪物。

好在几位女主角最后都经历了自我觉醒,不再争斗,而是尝试彼此成全。

这在当时颇为难得,20年前的电视剧,很少有女性互助的情节,尤其是以“雌竞”为主的宫廷剧里,女性角色常常会为了某个男人争锋相对。《金枝欲孽》少见地拍出了女性之间从敌到友,最后甚至甘愿为对方牺牲的情感变化。

如妃一开始针对安茜,曾试图将她嫁给太监为妻,最后却愿意成全她和心上人孔武,甚

[1] [2]  下一页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