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香港 > 下设单位 > 正文

叶剑英在埔东苏区

发布日期:2022/4/27 1:56:03 浏览:60

来源时间为:2022-04-06

1929年1月,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主力进军赣南。相继开辟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后来这两块根据地连成一片,并以其为中心发展成为中央革命根据地即中央苏区。其时,中共中央指示迅速建立由上海党中央通往中央苏区的秘密交通线。随着八一南昌起义三河坝战役革命火种的传播,1928年8月,大埔县埔北区在高乾村成立了第一个长北乡苏维埃政权。接着,埔东、埔西、埔南先后建立起了4个区苏维埃政府,农民赤卫队快速发展。同年,大埔县苏维埃政府诞生,成为饶(饶平)和(平和)埔(大埔)诏(诏安)苏区之间曲折迂回的战略要冲。中共饶和埔县委根据中央的决定和南方局的指示,抽调干部,秘密开辟了一条由汕头→澄海→黄冈经饶诏边抵大埔、平和至永定苏区的陆路交通线。1930年冬的一天,闽西特委书记邓发指示卢伟良(大埔交通站站长),前往香港护送叶剑英同志到中央苏区。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叶剑英

中央陆路红色交通线埔东站、中共饶和埔县委埔东区委旧址(大埔县委)——辉萼堂

卢伟良到达香港后①,叶剑英向他询问行程路线,卢伟良提供了一条走韩江水路,坐船经潮州到茶阳、青溪的交通线;另一条线路是邓发拟定的走陆路经澄海、饶平、大埔、平和的交通线,这是一条邓发为了探明路径,翻越崇山峻岭曾经走过的山间小路,全靠步行,困难不少。叶剑英听后,决定走邓发拟定的交通线路。

在卢伟良的安排下,他们俩人扮作互不相识的旅客,当天中午一时许离开香港。次日早上八时许抵达汕头,然后乘轻便车取道澄海,于当日黄昏步行到了饶平黄冈,中共黄冈区委将他们安排在南门咸杂店楼上歇息。午夜时分,突然传来土匪抢劫商船的枪声。为了安全,天未亮,便由当地交通员刘荡护送叶剑英等人离开黄冈②。(刘荡是饶平县石井乡人,红军四十八团战士,交通员)

为了躲开饶平白区,路过浮滨后,刘荡带着他们朝着大埔的方向经东山、建饶,沿饶诏边区山路前行。饶平这边的路线卢伟良只走过一次,很多村庄路况都不大熟悉,幸好有刘荡做向导,少了很多麻烦。这天碰上好天气,不冷也不热。一路上,叶剑英不仅给大家讲了《红楼梦》的故事,还不时说些笑话,让大家感觉不到赶路的劳累。但是,他们毕竟赶了一整天的路,走的实在太辛苦了,走到下夜两点多钟,恰好经过一处小村庄,村边有一间厕所,看到厕所旁边堆着许多新打下的禾秆。于是,他们拆了几捆禾秆作床铺,一躺下就睡着了。卢伟良和刘荡轮流放哨,天蒙蒙亮即起身继续赶路,经过几天的越岭爬山,餐风宿露,叶剑英终于到达了大埔埔东。随后,刘荡则返回饶平复命,由第九区委(埔东区委)派人继续带路前进。

埔东区委辖大东(大产)、双溪(今枫朗双溪)、枫朗、平原(今高陂平原)、百侯。埔东是饶平县、平和县交汇处,毗邻诏安县,语言相通,风俗相近,习惯相似,地缘近,两地人民往来频繁。早在1927年8月,便成立了中共埔东革委会。1928年6月在大东樟树潭成立了中共饶和埔中心县委,革命基础非常坚实,是早期的苏区区域。党的组织和苏维埃政权健全,供给运输、后勤保障、报刊印刷、生产合作社等组织设置非常齐全。

得知叶剑英一行安全到达埔东,中共大埔县委主要领导饶龙光、贺遵道、丘宗海、刘振群、连一春等非常高兴,热情接待。在埔东和村(中共饶和埔县委所在地)一个叫“亚安”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后,叶剑英还察看了尖山兵工厂、大坵田中转站和埔东区委所在地,同时又是中共大埔县委所在地的大产辉萼堂,(今大东福田安辉萼堂)认真了解当地革命斗争的情况,亲切关怀地方党的组织,向红四十八团和县委机关传达了上海地下党中央的有关政策和重大部署,还作了一场革命形势报告。把党中央关于整党整风,对“立三”路线的左倾冒险主义的深刻批评的会议精神,及时传达给大埔县委。报告中,叶剑英还深刻分析了当前党内思想,认为左倾冒险主义,给革命造成严重的危害。他说,红军到处硬打硬拼,不采取巩固和扩大的政策,结果丢失了大片已得的解放区,很不值得。对照大埔红十二军三打县城无果,他说这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和沉痛的教训。此外,叶剑英还讲了他在苏联期间的所见所闻,苏联的苏维埃各级政府状况。他说,苏联的分配制度很好,在苏联城市工人在工厂工作,苏联农村的农民在集体农庄干活,苏联广大的工人和农民成为国家的主人。我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就是要同国民党反动派作坚决的斗争,建立一个像苏联一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③。叶剑英在埔东停留两天后,中共大埔县委派了一个武装班的红军战士护送他经过山背的后方医院、长坵田联络站、大片裡、枇杷树背,离开大埔埔东赶往中共饶和埔县委第五区委所在地的平和县长乐乡秀磜(与埔东枇杷树背距离较近),取道中共饶和埔县委第六区委所在地平和县象湖(今永定县管辖)到达闽西特委所在地的虎岗。

此后的1931年2月,叶剑英陪同中共中央领导黄甦及蔡树潘时,再次经过了大埔埔东这条交通线。

从此,中共埔东党组织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和巩固,叶剑英两次莅埔的言行身影及其革命影响力,更加坚定埔东人民的革命意志和信心。正是大埔这条摧不垮的中央红色交通线,见证了当地交通员安全护送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董必武、刘伯承、叶剑英等党政军要员280多人,运送黄金等军用物资数十吨的光辉历史。

硝烟散去,如歌如泣的岁月已经过去了整整92年。今天,在开国元帅叶剑英诞辰125周年的时候,人们不会忘记;早在土地革命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叶剑英留在大埔苏区的身影和足迹。人们不会忘记:在革命战争年代,万千大埔优秀儿女为中国革命、民族解放所作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据不完全统计,大埔近千百名烈士中大东籍的革命烈士达40多人。长征路上,有姓名可考的大埔人就有29人,为广东之最,而埔东区就有14人。无疑,这是大埔县被认定为广东省首个中央苏区县的重要原因。

注:

①卢伟良回忆录;《战斗在沪粤闽交通线上》

②刘荡回忆录

③《大埔党史资料-选编1921-1937》第383页。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